舊地重遊

时间过得那么快,还没好好来得及体验就老了。在浮生沧海的桑田里,时间总是过得那么不留痕迹,毫不遗憾。人生不过就是一场梦,天空下起了红色的雨,雨中滂沱了大地,我看见了大地的震动,我看见了谬视这一切的藏獒的怒吼,鱼儿从池塘跃起,蹦向辽阔的地面,地面亦是海洋,笼罩着无可挽回的情操。

一眨眼,十年过去了,我再次回到了这个故乡,这个神奇又带有迷丝的故乡,当年的鱼儿已经破土而出,蛟龙净化了当年的故土,再次回到这里,一切除了回忆,即不复再。人生自古谁无死,或许我已经在沉世中死亡,或者依然,思念的心情把我引领回来,再次瞭望失去的故乡。

望著半邊山,思念片邊。我在故鄉已經逗留了數日,然而數日的遊逛,卻忍讓無法將其吞噬,看似平淡,看似短小的土地,卻無法走完旅程,無法抵達終點,預計還要有200畝的田,是否我的思念至此,是否已是記憶極限,不得再往前走,再走則無可挽回。前方也許已是黃昏獨自愁,我靜待江山,坐守荊州。

故鄉,充滿了回憶,百感交集的回憶,不禁感嘆起人生之無常,世界萬物皆在不變中改變,改變之中保留。眼前所流過的河流,和當年戲耍的小溪,看似無異,實則二者。亦如圣十新之光輝,一切都在改變,改變是世界永恆不變的定律,也許就連著都在改變?而我舊地重遊,是否遊的是舊地呢?不然。任誰都無法舊地重遊,衹少目前無法。

馨之迴音,半響嫋嫋,音律傳遍大江南北,震動山川,此時,東望夏口,西望武昌,山川相繆,欝乎蒼蒼,此非曹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而今,安在哉?

舊地重遊,舊地重遊乎。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一切一切皆有五行之定律,拋開塵世之凡塵,滅瞭聖世之火光,破曉世界真理之門,爆裂吧,現實,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赫然發现,宇宙萬物之奧妙,世間之真理,禪也!故舊地重遊,時由不悔。

由不悔乎,在此絕哉。

此次舊地一遊,讓我回味良多,感受湛深,故寫此文抒發舊地重遊之情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