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旅途1

這是一個遊戲,一個尚未開發完成的遊戲,開發人員決定做個測試,以瞭解是否有問題,點擊、進入…,電腦開始自動跑著… 遊戲旅途即將開始,請選擇角色、角色名稱,進入遊戲…,遊戲教學… “目前都跑的很順,感覺這次應該能成功!” 「拜託,現在才剛開始,會不會成功還很難說!」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我們之前可是連開始就出包不斷,別這麼沒自信!』 [關心遊戲進度是很好啦!但你們還是先關心你們的工作進度吧!] 大家趕緊坐回位子上,而遊戲也正式開始… 主角將展開一場未知的冒險…

“砰”的一声,我从天上直接摔了下来……“诶?不是说好了进入游戏自己选角色的吗?怎么我什么都没干就进来了呀?而且这是哪?我怎么摔下来都不疼的?”从摔下来之后,我就一直在纠结角色的问题,都没有好好大量我身处的地方。可是不打量还好,一打量…… 我怎么在云上面?难道我还没完全掉下去?落在云上给我一个缓冲的时间?这么贴心?正当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闪出一串文字:绯萝、欧繁亚大陆的仙女(虽然这个大陆上都是神族,没什么好炫耀的)、可以跟各种生物沟通、有初级治愈能力,其他能力有待开发…… 看来我的冒险之旅开始了……
“好,今天一定找到隱藏在歐繁亞森林秘境的大量財寶,哈哈哈”,相傳古時候魔龍還在的時候就一直在守護這筆寶藏,但是隔了那麼多年,魔龍一定已經死了!我必須在大家之前找到這個寶藏,這時,天空中彈出了一個對話框〈任務開啟,找尋歐繁亞大陸秘寶〉。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不過在這里常常會看到,已經習以為常了~好,先往古森林里去吧!碰!啊?!一位少女突然從天空掉了下來,口吐殘血的說了一句。。。:“发动机…”
“咦?!咦?!發動機?!”我左顧右盼了四周,除了草,就是樹,根本沒看到任何機械,我上前與少女對話。 “你怎麼會從天空掉下來?你沒事吧?” 少女站起身,一個魔法陣出現,補血治癒…,少女轉身對我說道:你好,我是緋蘿,剛掉在雲上,正想著要怎麼下來,就不小心掉下來了。 我抓了抓頭,“喔,那發動機是什麼?” 仙女拉著裙擺轉了個圈,“有了發動機,就能製作翅膀,我就不會掉下來了,而這也是我的任務。我看你人這麼好,就幫幫我吧!” 看著仙女水汪汪的大眼,我不忍拒絕,就點頭答應了,反正我目前的任務也是找東西。
看着眼前的人愣愣的点了头,我努力地压抑自己内心兴奋到要爆掉的心情。毕竟还不熟悉,还是要保持淑女的。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有一个人可以结伴真的是太令人开心了!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虽然我们只有两个人,但本仙女这么英明神武,可以顶两个臭皮匠。对!可以顶两个。 我抬头看看天,还是有点幻灭,我就这么进入游戏了?算了,管他呢。既来之则安之。于是我又把注意力放到了我眼前这个男孩子身上。嗯。不错,干干净净的,长的还有那么一点好看。我伸出手说:“刚刚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现在再正式说一遍,我叫绯萝,是这个大陆仙女一族,你呢
肥羅去啊啊啊啊
碰!在撞到樹後才停下來,仙女看著這男孩,無緣無故突然暴衝撞樹,還叫錯名字…,心想著:想不到他還挺傻的,看來我得以一頂三了!咦?!以一頂三?!那不就是說…我是諸葛亮!!沒錯!本仙女聰明可人,絕對夠格當諸葛亮! 仙女高興的轉著圈跑到男孩面前,“你沒事吧?!需要我給你補補血嗎?”男孩摸了摸額頭,搖了搖頭說沒事,並接著說:我的名字是「角色名稱」! 仙女愣了,“角色名稱?!我就是問你你的名稱,你還回我角色名稱?!” 男孩回道:我的名字就被設定為「角色名稱」! 仙女思考了一下,“那就讓我來幫你取一個名字!”
“嗯 ……叫什么好呢?看你长得还挺好看的,取一个帅气的名字?不行不行,你这个人呆呆愣愣的,太帅气的名字跟你的气质不搭。嗯…..算了,名字什么的等我们在一起时间长了熟悉你了再给你取一个我们都称心如意的名字。现在,呃,你这么白就先暂且叫你小白吧。”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是太机智了,就凭本仙女的智慧,可以直捣欧繁亚大陆的首都了,哈哈哈哈哈。呃…这片大陆有首都吗?对了!我转过头面对少年说:“小白,你来自哪里啊?你不会来自哪里都不知道吧?那至少你要告诉我你要做什么吧?除了帮我找翅膀?”
少年略顯不高興,看來他並不滿意小白這個名字,顯然仙女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還是纏著他一直問問題,這時候,一團黑煙不知道從哪裡環繞著他們…. “有妖氣!”仙女驚訝的說道! “什麼?!那怎麼辦啊!?” “失去了翅膀的我現在沒辦法使用法力,我們還是快逃吧!” 這時,黑煙幻化成了一條魔獸,魔獸往他們咆哮了一聲,吼!!!一到巨大的衝擊波把仙女和少年彈出了十里之外,少年失去了意識,在內心深處看到了一座閃閃發光的雕像。 “主人啊,吾乃沉睡在你體內的幻劍,如果你願意,你可以借吾之名,吾將助你一臂之力”…
少年伸出手想靠近雕像,突然有一雙手抓住了他,並有一個聲音正大喊著:小白,快醒醒啊! 接著身體被劇烈晃動,少年也不得不清醒過來,仙女看少年醒了,便讓他趕緊看看四周,他們被彈飛到一個極為黑暗、陰森的地方,仙女緊抓少年手臂,他們站了起來,向四處張望,當他們再次看向前方時,有一個人站在他們面前,他們嚇了一跳,那人全身被黑色斗篷罩著,連臉都看不清,那神秘人蹲下身子,接著便起身離開,地上留有兩個東西,一把生鏽嚴重還斷了一截的劍,以及一張特殊的皮革地圖。
神秘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仙女和少年都没缓过神来。就只看见地上的断剑和地图了。仙女弯腰拾起地上的地图说:“哇,皮革做的耶!卖了的话会值不少钱吧。”少年本来还沉浸在刚刚发生的一切之中,无论是内心的声音还是刚刚的神秘人,少年都觉得一切发生的太蹊跷了。可是被仙女的一句卖掉拉回了现实。“什么?卖掉?你你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少年一点生气的教训了仙女一句,从仙女手里拿走地图,仔细研究起来。仙女吐了吐舌头,真是呆,开玩笑都听不出来,仙女赌气地撅了撅嘴,便又凑到少年身边,“上面画的什么呀?我怎么看不懂?”“坐远点,别打扰我。”
“而且…小白这名字一点也不好听…哼~”少年生气的说道,便拿着地图和断剑走掉了。”什么嘛…亏本仙女还特地帮你取了名字,哼,算了,我才不需要你帮我找翅膀呢!”仙女向少年吐了吐舌头,生气的往反方向走了。 其实少年也看不懂地图上的鬼画符,只是想赶快摆脱这个仙女。”额,这个XX的地方是宝藏的位置吗?那这个圈圈又是什么?看不懂啊…”少年苦恼的看着看不懂的奇怪地图,”对了,或许这把断剑会有什么异常的能力!”,于是少年开始拿起了断剑挥来舞去,突然间!!!少年听到了仙女传来的惨叫呻吟声…
少年趕緊往仙女的方向跑去,但卻沒有看到仙女的身影,少年心想,「那個仙女該不會是故意亂叫,看我會不會過來救她,然後故意躲起來,等著要嘲笑我吧!」但仙女遲遲沒有現身,讓少年感到有些奇怪,“她該不會是被人抓走!但我該往哪裡前進?都沒有任何緋蘿的聲音或線索。…算了,反正是她自己說不需要我幫忙的!我幹嘛還好心去救她。” 少年一個轉身,馬上就被後面的樹木嚇到了,樹木的樹皮是褐色透明的,而且緋蘿就被包在裡面! 這是食人樹(或稱食人木),它平時能夠自由的移動(雖然有些緩慢),但在進食時不會移動。
可是此时的食人树就是一动不动,那它岂不是在吃那个仙女!?虽然她有些笨,还有些自以为是,有时候说话也能把人气的半死,可是她毕竟是我来这片大陆认识的第一个人,我不能见死不救!少年想到这里便握紧手中的断剑,“别怕!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少年向食人树的方向喊。可是此时的仙女已经被食人树迷晕了,根本听不到少年喊了什么,如果她听到的话没准儿会考虑给少年换个名字。少年握紧断剑向食人树跑去,说来也奇怪少年觉得自己握紧断剑的那只手充满力量,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向食人树砍去了。就在少年接近食人树的时候,手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向食人树劈去…
沒想到,斷劍并没有伤到食人树,反而就这样陷入了食人树里,差点砍伤了仙女,此时少年的右手已经动弹不得,”可恶…必须做点什么,不然我的右手就会和仙女一起被消化掉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更换游戏模式去简易,这样附近的怪兽就会很好打,你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运作的…<更换模式:简易>天空中弹出了一个对话框,这时,少年又感觉到了他右手充满了力量,于是,少年立即把断剑拔出,随即向着食人树使出技能<遨游乱砍之术>,食人树马上被大卸八块,而仙女也没有幸免,肢体分离的倒在了少年面前…少年看着仙女支离破碎的尸体,笑了…获得称号<残忍的弑神者>
少年心裡五味雜陳,他跌跪在仙女旁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少年抬頭一看是剛才的神秘人,“她…是你的伙伴,而那把劍更不是如此使用的,她或許有些過於天真,但她也可以是你的得力助手,而如何改變,全都看你…。說來,你們會爭吵,有一小部分是因為我留下這兩個道具所造成的,我就讓仙女恢復吧!” 神秘人揮動衣袖,仙女的身體恢復原狀,但少年卻被分割成數塊,“這是對你的懲罰!你好好反省一下。當仙女醒來,你就會恢復原狀了,而你<弒神者>的稱號也會因此消失!”說完,神秘人又再次消失…。
仙女的意识朦朦胧胧的,她记得她好像死了,对,被少年杀死的。可是她好像还记得少年跌跪在她身旁,可是死人怎么会有记忆呢?那她到底死没死啊?正当仙女思考自己到底死没死的时候,一道刺眼的阳光照到仙女的眼睛上。她的眼睛很不舒服,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眼前的一切都很熟悉,身边还有食人树被砍断的,这些都证明她的的确确被少年用那把断剑砍死了,可是她是怎么说活的呢?诶呀,好伤脑筋呀,仙女最讨厌伤脑筋的事了,干脆不想了。仙女晃了晃头,一抬眼便看见了少年在抖身体。“你…在干什么?”“活动活动筋骨。”“哦。”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开…
错过这轮
兩人看向旁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仙女站起身看自己身體是否有傷痕,似乎沒有受傷,那被少年砍的記憶是幻覺?仙女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問他。 少年打破沉默,“抱歉,我不該衝動行事,讓你受到傷害…。” 仙女拍了拍自己的身體,“你看,我的身體沒事嘛!本仙女度量很大的,就原諒你吧!” 少年看到仙女恢復平時的態度,就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那我們就一起走吧!” 仙女輕點了點頭,“那還用說,翅膀都還沒找到呢!我們趕快離開這個怪地方吧!” 兩人並肩前行,但走沒幾步就停了下來,少年問道:我們走這正確嗎?
少年这样一问,把绯萝也问住了。要知道她连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都不知道,更别说认路了。“看看地图不就好了。”绯萝假装轻松的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些奇奇怪怪歪歪扭扭的符号都是个啥?这是地图?耍我呢吧。于是绯萝一个求助的眼神看向少年。“别看我,我要是能看懂就不会问你了。”少年躲开绯萝的眼神说道。“既然我们都看不懂,那就随便走嘛,万一运气好就碰到了呢。”“万一运气不好,一直走不出去呢?”“有本仙女在,运气会不好?诶呀,别罗嗦了,快走吧。”绯萝拉着少年的手臂头也不回的向前走。“我们这算间接牵手吗?”少年脸红地问。
“才。。。才不算呢!”仙女傲娇的回答道,然后继续拉着少年往前走,他们走着走着,看到了在森林湖中玩耍的小精灵,仔细一看,湖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啊!那是本仙女的发电机!只要有了它我就可以制作翅膀,恢复法力了!” “哦!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拿回来吧!”,少年兴奋的冲向了湖中,”等等,这是个陷阱!”仙女发现到了不对劲,这是某人特地制造出来的幻境,还没来得及阻止,少年已经被困在了湖中,”谁?!”仙女感觉到了一股视线正在森林暗处盯着他们…
仙女想救少年又想抓出監視他們的人,但現在的她,沒有法力什麼都做不了,仙女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少年漸漸下沉,“還是先救人要緊!”仙女說完趕緊找尋適合的東西,仙女摘下藤蔓,把它們編織成一條穩固的大繩,綁在樹上及身上後,朝湖裡前去! 此時的少年已沉入湖底,少年被困住時,這湖水就像爛泥一般,越掙扎陷越深,他只能這樣不斷下陷,少年心想「我必須放輕鬆,這樣才能撐到仙女來救我的時候!」,完全沉入的少年,心裡的聲音再次響起,“主人,吾乃沉睡於你體內的幻劍,呼喚我吧!我將助你一臂之力!吾將吾名贈予你,以表我的真心…”
“又是这个声音?你究竟是谁?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吾乃沉睡你体内的幻剑。”少年沉的越来越低,他看到了那个笨仙女抛出的藤蔓,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抓住了,在少年意识将要涣散之前,少年默默地在心里说“好,我唤醒你。”突然水中闪出一道金光,少年手持一柄长剑冲出水面。看着少年的样子,仙女惊呆了。“这…有点儿帅啊。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对了,他劈了我的时候也挺厉害的。”想到这里仙女心里有一点酸酸的。少年冲出水面,走到仙女身边说:“你没事吧?手…受伤了?”顺着的少年的目光仙女看到自己手上的血痕,应该是刚刚拉藤蔓时被划伤的。
少年吐了一口口水在手上,然后往仙女的手上抹去,瞬间,仙女的伤痕马上消失了,这时,森林里传来了神秘人的笑声。。。 “哈哈哈哈,吾王幻剑!我终于把你唤醒了!”,森林里传来了这么一段话,随即神秘人在一阵黑色旋风中散化了出来。 “你是谁?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仙女问道。 “目的?呵,你还没发现吗?我们处在的这个世界是一个虚假的世界!我们正在被别人任意操控着!因此我特地破坏了妳的发电机,制造了这幻境,还有这一切的一切。为的就是唤醒能够打破这个虚幻世界的天生的王者之剑——幻剑”
仙女歪著頭,“那你們兩個人都叫幻劍?!” 少年開口道:不,我以接收它的名字,我從「小白」改名為「幻劍」了! “是的,吾名以贈予主人,而主人的使命也已告知,那我也將回到「幻劍」裡。”說完,那人便幻化為一縷煙,往少年手上的劍飄去,斷劍出水時,已變為長劍,這煙讓劍增添藍光。 仙女看到劍的變化,不禁驚呼“哇!從斷劍變成真的幻劍了!” 少年看著劍的變化,用手撫上劍,輕揮了一下,劍光劃過空氣,對幻劍來說,這一切似乎都不一樣了。 緋蘿問幻劍: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我的翅膀又該怎麼辦?
少你思索了一下,问:“你有没有想过既然你是仙女为什么你的翅膀不是长在你身上的,而是需要你找发动机自己做的?这不符合我们理论上对仙女的设定啊?”幻剑不说还好,一说,绯萝还真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由于刚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麻烦不断,而绯萝脑子里也一直发动机发动机的,便从没思考过自己究竟为何找发动机,为何自己的翅膀是做出来的。绯萝挠了挠头迷茫地看着幻剑说:“没有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我从天上掉下来之后脑子里就一直存在发动机三个字,我就下意识觉得有了发动机翅膀就好了。”幻剑听了绯萝的话又说:“既然我们在这个世界是受人操控…
那我們衹要破壞這個世界,那就可以回到真實的世界去了吧!”,仙女疑惑的看著幻劍説:”真的是這樣嗎?再說我們要怎麼破壞這個世界?”。幻劍得意的說:“哈,那可簡單,別忘了我可是幻劍,衹要讓這個世界出Bug!那我們就間接的破壞了這個世界的規律,我想那時候就有辦法出去了!”,”說的簡單,那你要怎麼讓這個世界出Bug?”仙女反駁道。 幻劍笑了笑,然後揮動手上的劍,隨即就產生了一陣劍氣,劍氣直沖天空,突然間,在天空中劃出了一條大洞…砰砰砰,劃破的洞口中不斷掉出了炸彈,炸得大地滿目蒼夷,而且把虛靈山里一不知名的小白菜炸了起來…頓時間,天昏地暗,少年和仙女卡在了畫面之間,無法動彈…
“欸?!快來啊!當機了!” 「這不就來了,少大呼小叫的!」 『我看這遊戲記錄,問題好像挺多的!』 “啊!是哪裡出問題啊?角色怎麼突然暴衝!” 「不止這!我就叫你把提示弄清楚一點了,你看!出問題了!只留下東西都不解釋,他們根本不會用嘛!」 “拜託!這仙女才是呢!你設計的這麼天真,到底行不行啊!” 「你這吐口水的梗就多好?!仙女本身就有治癒能力了,好不好!」 “明明就是你還沒設計好,還用廣告(小白菜)塘塞,結果當機了!” 「明明就是虛幻之城,你偏要搞文藝,說什麼虛假的世界,才觸動廣告的!」 [兩位別吵了!快進行修復!]
共同创作者:不知道 yayapipi 荟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