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旅途2

這是一個尚未開發完成的遊戲,經過一次的當機,人員經過一番修改後…。 “終於修好了!” 「那就讓它重新開始跑!」 “重新?!多浪費時間!” 「不重新怎麼知道前面沒問題,說不定後面修好了,換前面出問題!」 “才不會!” [你們別吵了!我們就折衷處理,前面就用快進模式,後面就用正常模式,這樣可以嘛!] “那就這樣吧!不過,誰要負責快進模式?” 『我來吧!遊戲開始,…,很好,沒有暴衝!提示開啟正確!口水梗依舊…,斷劍成幻劍。恢復為正常模式,開始找翅膀跟寶藏!』 (快進模式為人員手動跳進。)

“好,今天一定要找到宝藏!”少年气势勃勃的说道。 “别忘了还有我的翅膀啊!”仙女在一旁补充着。 “啊…对了,还有你的翅膀,好,那再来一次。。。 今天一定要找到宝藏和仙女的翅膀!”。 就这样,少年拿起地上的幻剑,带着仙女和其他的装备,再次踏上了寻宝的旅途。而在他们背后有一位神秘人在偷偷的跟踪着他们。 “额,这里好像玩过了,快進快進~”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少年和仙女来到了迷幻森林深处,”快看!那里有一个洞穴,你要找的宝藏一定藏在那里!”仙女兴奋的说道。”我说,你就不好奇我们是怎么突然到这里的吗?”少年看着仙女问道
仙女看了看少年说:“不好奇啊,没准是哪个好心人帮了我们呢。”少年摇了摇头,“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我们这个世界是被另一个人操控的,我们的行动也是由他们控制的。甚至是我们的生死都由他们来决定。我们是没有自由的。”仙女歪着头听着少年的话问“我们现在不自由吗?”“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行动他们也可以操控,甚至是我们的思想,难道你不觉得可怕吗?”仙女一心想找翅膀和宝藏,根本不在乎少年说的话。仙女已经开始往洞穴里走了。少年一把拉回了仙女有些生气的说道“我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少年这么一生气把仙女吓到了,“有。有啊。你放开我。”
少年放開仙女的手,仙女摸了摸自己的手,“你應該沒忘記,我們前一次想離開發生了什麼事吧!” 幻劍微微點頭,“我還記得,只是我們就因為被困住一次,就放棄反抗嗎?我希望能自己決定要完成的任務,我要能自己決定所有的一切!” 緋蘿看向幻劍,“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反抗只會再次陷入黑暗,以及重新開始,不如就先按遊戲的指示,瞭解運作方式,等上手了,再想辦法解除控制,如何?”
“你说的没错,我们必须先摸清楚这整个游戏的运作方式,走吧,进去山洞探险吧!” “嗯,走吧!” 于是幻剑和仙女一起走进了山洞,突然间,他们似乎触发了机关引起了地震,洞口就这样封了起来,这时山洞里一片漆黑。 “我…我…”仙女口齿不清的似乎想说什么. “嗯?怎么了?莫非妳…在害怕?(笑)” “才…才没有呢!只是…这里太黑了!!!” “哎,真拿你没办法~”少年说完后便牵起了仙女的手,继续往前走(一片漆黑的山洞顿时闪瞎了大家的狗眼)。 就这样,少年一手牵着仙女的手,一边摸着洞穴边缘前进…
仙女看着被少年牵着的手,心里安定了许多。绯萝天不怕地不怕就独独怕黑,只要周围一黑,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绯萝瞬间变成一个连话都说不明白的怂仙女。谁没个弱点呢。绯萝在心里暗暗地安慰自己。这么一安慰,绯萝觉得自己还是挺厉害的,虽然怕黑可是除了黑,本仙女可是所向披靡的!就在绯萝自己安慰自己的时候,幻剑回头看了几次绯萝,毕竟原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人,突然不说话了。还是让人有点不放心。这个笨仙女不会被吓傻了吧,可是幻剑回头看了看绯萝脸上丰富的表情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个仙女一直是傻的,怎么会被吓傻。“哇!冬天!”绯萝喊道。
“冬天?!”幻劍趕緊轉過頭去,果然是冬天!不過這也表示我們走出洞穴了!而此時的緋蘿,也已飛奔到外面去玩雪,一個雪球攻擊,把幻劍沉浸於雪景的心情拉了回來,而雪球大戰也開始了! 一會玩累的兩人跌坐在地上,但他們發現雪正慢慢的融化、減少,他們在抬頭一看,樹木開始發綠芽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才一會,季節就變換了!”緋蘿站起身來問著,附近的居民走了出來,手上拿著簍筐,開始忙碌著,幻劍走了過去,“少年!幫個忙,時間緊湊!” 樹上開始有結果,在過一會,果實開始成熟、掉落,居民趕緊撿拾,幻劍跟緋蘿也幫忙摘果。
幻劍撿起果實一看,發现果實好像有點不對勁,仿佛在抖動般不停地顫抖,突然間,樹木枯黃了,大原本一片綠意盎然的大地瞬間變成一片沙漠,仿佛就是正在經歷乾旱般,回頭一看,農夫也不見了! “真奇怪,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四季會亂跳呢?” “啊,大概是那時候忘了設定時間參數…” “那現在怎麼辦?遊戲裡的主角都開始懷疑人生了!” “額,你就隨便瞎掰个理由唬弄過去吧…” 這時,仙女一臉錯愕的說道: “我…想起来了,在我们仙族里流传过这么一个神话…”
“有一个地方叫做弥凡仙境。那里四季变幻无常,里面的人也是时有时无,但是它会根据闯入仙境者的内心而不断变换。可以把闯入者内心的想象变成现实。与其说是仙境不如说这是一个陷阱。是几千年前这片大陆最权重的人也是法术最高超的人设下的。是为了保护我们大陆不受外族人的侵袭。如果这里真的是弥凡仙境的话,那就证明我们已经走到这个大陆的边界了,只要穿过这个仙境,我们就可以离开这片森林,去外面的世界冒险了!”绯萝越说越兴奋。“那怎么证明这里就是弥凡仙境呢?”幻剑问。“这个简单。”只见绯萝闭上了眼睛。幻剑的周围开始变化。粉色、糖果……
“糖果雨?!”幻劍驚呼,緋蘿睜開眼,開心的說道:看吧!這糖果雨可是我讓它下的喔! 幻劍腦筋一轉,“既然這樣,只要我們想要什麼不就都可以拿到!” 此時天空異變,緋蘿感覺到危險,便趕緊將幻劍拉入洞穴,碰!碰!碰!竟然下起了發電機雨!“不行啦!這樣會砸死人的!而且這些都只是假象,所以才說是陷阱啊!”緋蘿對幻劍說道。 發電機雨一下就停了,不到一會地上的發電機碎片都消失無蹤,改下花瓣雨、樹葉雨以及各類的食物雨,終於他們走到了最邊境。 邊境像是有一層膜分隔著,他們看向膜的那邊,只有一片模糊,緋蘿問道:我們真的要過去嗎?
“走吧,总不能一直停留在这里!没事的,有我陪着妳!” “嗯…” 说完幻剑牵着仙女的手冲破了边境,跳出了游戏的边界框。 “卧槽,不是吧!喂喂,为什么游戏人物会跳出游戏边界啊!!!” “额,真的假的,我明明有设定了各种陷阱不让他们通过的啊…” “可他们…就是通过了啊…” “那…赶紧随便传送去一个地方吧!别让他们察觉到了真实的世界!” “哈,你在怎么说,游戏人物也不可能察觉….等等,我怎么觉得这游戏人物在…看着我?” 幻剑:”你们就是游戏开发者吗?呵,我想你们似乎忘记了什么….”
“忘記?忘記什麼?啊!不對!為什麼遊戲角色在對我們說話啊?!” 「我怎麼知道,說不定是又當機,所以亂跑出一些奇怪的東西!」 接著幻劍突然倒地,“你們忘記掃毒了…” “掃毒?!病毒!!是中毒了!” 「但就算真的中毒,那他為什麼會對我們說話?!是不是還有其他問題,你順便檢查!」 經過一番折騰… “幸好病毒沒有對遊戲造成什麼影響!我快爆肝了,明天再繼續處理…。” 「終於可以下班了,會不會我們明天一來,遊戲角色繼續跟我們對話啊?!」 『能對話也不錯啊!從角色的角度修改遊戲,不覺得很有趣嘛!』 [別說廢話了!趕緊回家休息!]
“咦?這裡是哪裡?” “嘻嘻,幻劍~歡迎來到我的故鄉~魔彩麗娜仙境~” “魔彩麗娜仙境?這是什麼詭異的名字啊?” “真失禮!這是祇有我們仙族才能進出的幻境哦,沒想到你區區一個凡人也可以穿過壁障來到這裡~” “哈,那當然,我的天賦可是哈佛等級的~” 幻劍心想:”刚才隱約看到開發者的事情衹是夢嗎?但是為什麼我覺得這裡充滿了違和感呢?” “哈,幻劍,別愣在那兒了,我帶你到處看看吧~”,說完仙女抱著少年,展開了雙翼,飛向了高空。 “哇!不愧是仙境,這裡真是好漂亮啊~” “對吧對吧!哈哈哈” (心裡這份悸動感是怎麼回事?) “對了,緋蘿,你為什麼突然能飛了?” “你在說什麼?身為仙女的我天生就會飛啊~”
這違和感讓幻劍心裡充滿疙瘩,“你之前不是說要有發動機,才能飛嗎?” “咦?有嗎?你快看!那是我家!”仙女說完,便下降停在她口中的家。 竟然是一座城堡!但這城堡有陣陣詭異的氛圍…,就在幻劍猶豫的時候,仙女已拉著他的手走了進去…,裡面煙霧瀰漫,伸手不見五指,突然仙女放開了他的手!幻劍想抓住他,但卻已不見蹤影…。 有一道光從背後打了下來,幻劍轉頭一看,有一個模糊的身影,那身影用力的揮了揮手,以及熟悉的聲音「…幻…劍…」,他跑了過去,緋蘿微笑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天空降下一道牆將詭異的城堡隔離開,“幸好你回來了!”
仙女接著說:剛才我遇到提示先生,他跟我說你被幻術帶走了,讓我趕緊把你叫回來。他還說到魔彩麗娜仙境就能找到發動機!他給了我一個傳送門。 這熟悉安心的感覺,讓幻劍放下心裡的疙瘩,露出微笑:那我們出發吧! -The End-
 
共同创作者:yayapipi 不知道 荟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